相关文章

儿童节 大连免费的儿童游乐设施去哪儿了

来源网址:

  “不是非要让他坐摇摇车,实在是没有玩的地方。 ”六一前夕,一位“80后”妈妈感慨说,“我们小时候公园里的秋千、滑梯、跷跷板,现在都找不到了。 ”

  吐槽 健身器材成了玩的秋千

  “孩子4岁了,从出生到现在几乎没有正儿八经地荡过秋千,孩子把大人的健身器械——漫步机当做秋千,坐在脚踏板上来回荡。每次我都拦着他,告诉他这不是秋千,很危险。每当这时候,我心里就觉得这一代孩子可怜。我们小时候在公园里疯玩滑梯、秋千的童年,他们没有。 ”这位“80后”妈妈说。

  在六一之前,记者走访了本市多个公园及社区,发现儿童把成人健身器材当游乐设施已成普遍现象。多数社区活动场地有成人的健身器材供免费使用,但孩子的游乐设施很少,只有极少数社区的活动场地给孩子安装了滑梯、秋千。记者走访各大公园时发现,上世纪90年代之前常见的滑梯、秋千、跷跷板等免费的儿童游乐设施已经少之又少。有的公园里挂秋千的横杆还在,但秋千已不见踪影。有的公园里,曾经一大片秋千、滑梯的地方,如今已经挪作他用。“我们小时候,公园里几乎都有滑梯,我们在那玩得可好了。 ”“70后”市民王先生说,后来公园升级改建,不少设施都拆除了。

  现状 室内游乐场一年3000元

  在免费秋千、滑梯难觅的同时,收费的室内游乐场数量繁多。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本市几乎每一个大型商场里都会有一到两个这种被称为淘气堡的儿童室内游乐场。部分商圈内,同时存在三四家淘气堡相互竞争。一些社区商圈内,也有小型淘气堡存在。

  相比小区其他同龄的孩子,3岁的小贝每天都有1个小时的游戏时间,每天上午,奶奶就用小车推着他去家附近一家超市的2楼儿童乐园去“欢乐”一下。那里有能转动的玩具木马,有塑料滑梯和跳跳床,但可惜的是这里的小伙伴太少了。小贝并不知道,为了他这每天一个小时的快乐时间,父母每个月要掏600元钱。“在儿童乐园单玩一次的价钱是40元,我们办了卡,玩一次也要20元。这已经是很便宜的价格了,如果去商业中心的淘气堡,办卡之后每次也至少是三四十元。我们夫妻俩的收入也不高,可孩子想玩,钱就得花。 ”小贝的母亲说。

  在本市一家商场内的淘气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不办卡,玩一次的价格是60元,如果办卡,均到每次的价格是30元,一名家长告诉记者,日积月累花在儿童乐园的钱每年都在3000元以上。

  感慨 孩子与卡通猫“互动”

  市民李女士是一位6岁孩子的母亲。对于孩子们的游乐场所,她有自己的见解:“淘气堡偶尔去玩可以,但是不能总去,孩子还是应该在大自然中玩耍,接触阳光、空气、植物和小动物,所以在公园里玩是最好的去处。 ”

  对于各类摇摇车充斥的儿童游乐场所,李女士表示出无奈。她称,免费的儿童公共游乐设施缺乏,也是造成孩子“喜欢”玩摇摇车的原因。

  李女士告诉记者,令她最痛心的一个记忆是,某一天她在甘井子区的一个大广场上竟然看到一个电动跷跷板,一个小女孩坐在电动的跷跷板上。“跷跷板不用孩子蹬,孩子就那样呆呆地坐着。孩子对面是一只不会动的人偶猫,跷跷板在电动控制下摆动,孩子没有互动,没有表情。跷跷板这种游戏的初衷完全被抹杀了,没有两个孩子之间的互动、配合、礼让,这种电动跷跷板对孩子的智商情商都是一种伤害! ”

  出生于1980年的李女士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情景,“那时候劳动公园里有很多秋千,有金属的,有木制的,有单人的,有双人的,有四人的,还有十多人可以共乘的大凤凰形秋千。滑梯也有好几种,跷跷板有好多个,它们不仅仅是游戏器械那么简单,很多时候它们教会孩子互动、互助、秩序、谦让,但是现在它们都不见了。 ”